半缘修道半缘君

可好吃了是块糖哦

私设如山
其实就为了配合了一下梗

轰隆——
闪电携着雷声重重的砸在大地上,惊起了黑夜亮如白昼的一瞬,轰的人耳生疼。
像是提前宣告了这一彻夜的大雨。
雨下的很快。就是夹着刀死的打在窗上,屋檐上,大地上,溅起阴沟里浑浊的黄泥浆。
不知过了多久,大雨里才出现一个幼小的身影,跌跌撞撞地跑向电话亭,用着全身的进拉开那扇比他高了两倍不止的大门,摔在地上。
湿透的衣服很重,寒气顺着紧粘着在他身上的衣服往身体里争先恐后的蹿去,冻的小小的孩子一个哆嗦,但孩子却认认真真的在已经被雨水粘和的口袋里,认真的翻找着。
“一个.......两个。”他终于翻出两个小小的硬币,摊在掌心中,“只剩一块五了...还是以前早餐钱省下来的。”他揉揉被冻红的鼻子,用手擦了擦头发上滴下的水珠,踮起脚尖谨慎地把这仅存的一元五角,投入那个存着所有希望的电话里。

“嘟嘟——”
“歪?在吗?”他擦掉了脸上的水,“是我,九月哦!我有话对你讲哒,你先不要挂我电话啦,我保证很短哒。我身上只剩下一块五了哦,全部用来打电话了呢。但是电话亭我够不到了,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抱起来,不过你放心吧,我长大了,我会踮脚的哦。”
“今天我看见你到幼儿园啦,是去接别的小朋友吗?”他吸了吸鼻子,揉了揉有点被冻僵的手,“不过没有关系,我长大了,我会自己回家的!但我不去你那里啦,我要回我姐姐家哦。”
“我没有哭的。”
“那我自己回家了哦。”
“你要和那个小朋友玩得开心点啊。”
“我挂啦。”
“嘟嘟——”

放下电话的孩子终于忍不住了,坐在地板上,一边揉着眼睛,小小声的哭了起来。

另一边,不知道是被谁按听的接通,将刚刚孩子所说的话,全埋没在灯红酒绿中。
从来没有人听见。

看起来仿佛正经了点

姓名:顾长安
性别:男
年龄:156
身高:165【...算是小时候营养不良?】
背景:父母都是很好的人,父亲出了意外,是车祸,母亲因为一个人承担不了家庭的费用,又被拐卖贩的花言巧语给骗了,最后被拐卖,逃出来的过程中,母亲死了,并和姐姐走散了。
外貌:【普通人哭了】黑色短发,黑眸,穿着比较宽松舒适的衣服【校服?】.......
性格:挺好相处的性格【皮的很】,戳中痛点会显得很暴躁,实际上也就是打死不承认,不过平常还是挺温和的。
工作:目前是在学习,墨闰烛班上的班长
喜好:【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一个普通人】做做吃的,看看书,写写东西,不能画画,手残的很,喜欢摄像,想出去旅游之类的,但是大部分也是个宅,经常密谋自家兄弟打游戏打到大半夜。
擅长:远程打枪还行,喜欢用刀近身。
刺青位置:右肩背后
编号:CN091299
目前住在咖啡馆
恋人:君青
亲姐:顾九湘
姐姐:零落尘,南千竹,冰语·米尔娜,宓西亚·斯塔莱特
哥哥:塞缪尔·芬顿
兄弟:禾九月
班主任:墨闰烛

vagrant协会——顾长安

姓名:顾长安
性别:男
年龄:156
身高:165【...算是小时候营养不良?】

背景:父母都是很好的人,父亲出了意外,是车祸,母亲因为一个人承担不了家庭的费用,又被拐卖贩的花言巧语给骗了,最后被拐卖,逃出来的过程中,母亲死了,并和姐姐走散了。

外貌:【普通人哭了】黑色短发,黑眸,穿着比较宽松舒适的衣服【校服?】.......

性格:挺好相处的性格【皮的很】,戳中痛点会显得很暴躁,实际上也就是打死不承认,不过平常还是挺温和的。

工作:目前是在学习,墨老师班上的班长,看起来有点柔柔弱弱的好学生,暴躁起来打人一个比一个痛,同桌是一样皮的副班禾九月,带领全班搞事情【不你】,虽然成绩还可以但是跑完800就跟死了差不多,瘫在跑道边上,打篮球的时候负责被篮球砸。但是50米爆发是属于属二的。

喜好:吃[?没有糖会死是我了...],做做吃的,看看书,写写东西,不能画画,手残的很【是痛处了】,喜欢摄像,想出去旅游之类的,但是大部分也是个宅[懒],经常密谋自家兄弟打游戏打到大半夜。

擅长:远程打枪还行,喜欢用刀近身,这样才有一个生命消亡的踏实感。【然而是个不经打的脆皮】

刺青位置:右肩背后
编号:CN091299

目前住在咖啡馆(๑•̀ㅂ•́)و✧ 由于跟班主任离得很近的缘故所以目前没有出现懒得做作业的情况,后来认领回来的自家亲姐姐互相确认为真·塑料情,日常皮死我超快乐。
【好的我知道了你们不用翻我黑历史了我不要面子的吗】

恋人:君青
真·塑料亲姐:顾九湘
姐姐:零落尘,南千竹,冰语·米尔娜,宓西亚·斯塔莱特
哥哥:塞缪尔·芬顿
可皮了的好兄弟:禾九月
班主任【上级?】:墨闰烛

【对我就不走链接你打我呀】
【好叭我错了别打了】

【我话真多我自己都嫌弃】
【但是还请你们来找我玩啊(๑•̀ㅂ•́)و✧】